薛城区司法局精准发力扎实做好人民调解工作

更新时间:2019-09-08

  图为秦皇岛市山海关区司法局孟姜镇司法所工作人员(右一)入村调解土地纠纷。

  秦皇岛市山海关区是河北省最东端的县区,其辖区内的孟姜镇与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的万家镇、李家乡相邻,三镇共有19个村毗邻。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员流动增加,山海关区和绥中县两地间经商、探亲、求学、置业交往日益密切。

  然而,经济、人员密切往来的同时,两地由生产经营、婚姻家庭、财产权属等问题引起的跨界矛盾纠纷时有发生。“有时一个简单的个人纠纷就有可能导致双方村及经济社会组织之间的群体性纠纷,影响周边地区的稳定。”秦皇岛市司法局党组书记马大壮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跨省联合共同调解在这里成为维护稳定和谐的必然选择。

  记者在当地采访了解到,自从2014年6月山海关区联合绥中县成立省界联合人民调解委员会以来,不但实现了省界地区矛盾纠纷的联防联调,还逐步拓展到各项司法行政工作中,调委会已经成为当地跨省界公共法律服务的前沿阵地。

  打开工作日志,回顾调解的案件和遇到的问题,这几天,秦皇岛市山海关区孟姜镇司法所所长周振伟开始为跨省界矛盾纠纷问题商讨例会做准备。

  “这些年我们发现,做省界地区的人民调解工作,尤其是跨界纠纷的调解工作,单边调解难以奏效,所以我们想到了联合调解的思路。”周振伟说。

  据了解,随着省界经济往来日益频繁密切,相关纠纷的数量也呈上升趋势。一旦发生跨界纠纷,由于当事人分别隶属于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行政区域,解决起来并不容易。为此,山海关区司法局联合绥中县司法局共同创新人民调解方式,实行跨省联合共同调解,在两县区相邻三乡镇成立了省界联合人民调解委员会。

  2014年6月7日,冀辽省界联合人民调解委员会正式揭牌成立。除了共同进行纠纷调解、组织法治宣传外,两地还将每周一定为办公室电线日定为例会日,相互通报本地矛盾纠纷排查特别是跨界纠纷排查情况。

  “针对跨界纠纷,我们会确定主持调解方和协助调解方,共同制定调解方案,研究调解办法,确定需要两区县协作、相互支援的具体工作事宜,做到畅通信息、互通工作、快速反应、资源共享。”在孟姜镇司法所里,辽宁省绥中县李家乡司法所所长朱开忠对记者说。

  自从冀辽省界联合调解机制形成后,相邻的孟姜镇、万家镇、李家乡三地司法所成为调解跨界民间纠纷、防止矛盾激化的主力军,3位司法所长也都成了互相串门的常客。

  据介绍,冀辽三个乡镇司法所工作人员在调委会的领导下,对跨界民间纠纷进行定期排查,对热点、难点问题进行集中排查;分析研判跨界民间纠纷苗头、特点和规律,提出预防性的办法和措施。“省界联合调解有效打破了边界民间纠纷无人牵头、无法协调的局面,使边界地区民间纠纷调处变得更为便捷、规范、有序,为打造‘平安边界’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周振伟说。

  一户原籍绥中县李家乡的村民,因为经商多年借居在孟姜镇。前不久,因为赡养老人问题,这户村民和原籍的兄弟姐妹发生了纠纷。

  “因为事情的根源在绥中,所以按照省界调委会制定的调解程序,我们李家乡司法所算是主持调解的一方。受理申请之后,我们马上和孟姜镇司法所联系,共同开展工作。”朱开忠说。

  “在这起纠纷中,我们属于协助调解的一方。”周振伟坦言,在实际调解跨省边界纠纷中,由于分属不同省份管辖,有关地方政策和规定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差异,如果只由一方调解,往往难以奏效,会影响跨省接边地区的社会稳定。

  根据掌握的信息,两位所长以及工作人员一起入村寻找借居在孟姜镇的当事人,并对其开展调解工作。最后,在两位所长的共同努力下,绥中老家的兄弟们撤回诉状,并达成了赡养协议。

  秦皇岛市山海关区司法局副局长郭亚忠介绍,按照省界联合人民调解委员会规章,当一方调委会接到当事人调解申请后,将跨界纠纷基本情况上报至联合调委会,联合调委会充分考虑当事人的居住地、纠纷发生地、不动产所在地等情况确定主持调解方和协助调解方,由双方调委会共同出具人民调解协议,并签字盖章,双方调委会各留存一份法律文书。

  跨界纠纷经联合调解后调解不成的,终止调解,并依据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告知当事人可以依法通过仲裁、行政、司法等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利。

  “在冀辽省界联合调解机制下,变单边调解为双边调解,实现了调解资源共享和调解功能共用,做到统一领导、协同工作,及时互通信息,把问题控制在最小状态,把矛盾解决在萌芽之中。”郭亚忠说。

  朱某是孟姜镇三道关村的村民,两个儿子均已娶妻生子,可是这两年一直和睦的家庭却争吵不断:朱某老两口给大儿子出资盖了房,180平方米独门独院的宅基地,产权归大儿子所有;小儿子结婚晚,没有分到宅基地,只能在父母院内加盖了80多平方米的房子,二儿媳心里的不平衡感越来越强,时常和丈夫吵闹。

  当得知自己居住的房子还在公婆名下后,争吵升级,二儿媳一气之下回到李家乡的娘家居住,扬言朱某老两口要答应百年之后把其居住的5间房一并赠给丈夫,把存款给哥嫂,日后的赡养问题要由哥嫂承担方肯回家。朱某夫妇听后心里很难过,几次想喝农药一死了之。

  孟姜镇司法所干警考虑到这起家庭纠纷中二儿媳是绥中县李家乡人,决定启动省界联合调解机制,由孟姜镇司法所和李家乡司法所形成合力同时来做两家人的工作。李家乡司法所工作人员和当地德高望重的长辈找到二儿媳的娘家人进行调解,规劝二儿媳要以一家人和睦为重。与此同时,孟姜镇司法所工作人员赶赴朱某家中进行调解。

  讲法律,讲孝道,讲老人抚养孩子的辛苦,最终,孩子们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本港台同步报码室,在两地司法所干警的调解下,朱某一家达成协议,大儿子所住房屋及院落与小儿子现在住的房屋交换;朱某所住房屋及80平方米房屋归大儿子所有,大儿子同老人共同居住生活,为老人养老送终,房屋过户由三方互相配合。

  像这样的矛盾纠纷,过去是调解中的“老大难”问题。如今,在冀辽省界联合调解机制下,联合调委会更加注重对毗邻地区方针政策、风俗习惯、社会公德习惯的了解和学习,两地调解力量共同发力,“老大难”变得不再难。

  “做好跨界地区联防联调工作,对于推进人民调解工作,维护首都和接边地区社会稳定与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马大壮表示,通过建立省界联合人民调解委员会,进一步完善了跨界地区联防联调机制、纠纷应急处理机制,有利于妥善处理接边地区群体性纠纷。

  如今,在冀辽交界的三个乡镇19个村里,省界联合人民调解委员会已经人尽皆知,两地不少群众遇到跨省界的公证、法律援助等问题,都会来联合调委会和司法所请求协助解决。